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【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】(06)【作者:hangyuanfly】加载中加载中
【我的一家不可能这么乱吧】(06)【作者:hangyuanfly】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内容可能含有裸聊、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,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,祝大家生活性福!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按照以下方法,记住本站永久域名!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!避免走失!

网址格式:www.AV888+任意字母.com 例如:www.AV888a.com www.AV888b.com www.AV888c.com ...等等

字数:5567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       第六章 婚礼当天的父女乱伦  原本在家亲眼目睹爸爸和秦婶偷情,就已经刷新了我的认知。多年后,有时回想起来都觉得奇怪,那时我为什么没有愤怒?为什么没有告诉妈妈?  难道是秦婶平时就对我好?至少别人家的孩子,如果知道自己家长如此,应该不是我这般的镇定吧?更不是我这般,期待能看到更多吧?  但是,让我没有想到的,回到爷爷家的当晚,让我窥到了更不可思议的姐弟乱伦。我第二天就要出嫁的老姑和她的亲弟弟,在仓房里,月光下,两具一丝不挂的肉体,做着人类最原始的,随着节律起伏的运动。  可能还是真的很小吧,我居然安心的欣赏了整个的过程。没有一丝震撼,没有一点心理上的不安。  并且在老姑睡后,还摸上她的胸。就算自己那时还是小孩子,带着色色的想法,不知道算不算有乱伦的嫌疑?  有时候,我在想,遗传这东西,都会传下来什么呢?  送老姑出嫁,然后自己太困了,就提前回来了。不想,到了门口,门栓却是插上的。  我刚伸手去拉开门栓,心里却疑惑着为什么会拉上门栓,手又收回来了。  心里就想,这里是农村,也是矿区。  要么是农民,他们朴实的很,真的是夜不闭户,他们的大门总是敞开的,有时恨不得房门都是一直开着的。  要么是矿工,相互都很熟识,经常推门就进。遇上开饭,拖鞋上炕就吃。而且,也都很穷,也不怕偷。再说了,周围多是矿工,人员成分不杂,也没必要避着谁。  这反常的插门到底是怎么回事?最近的香艳所见,不都是有着类似的异常吗?  想到这我来了精神,困意淡了不少。决定一探究竟。  我绕道后面的窗户,老姑的房间空无一人,而爷爷房间的窗户是拉上窗帘的。  我透过细小的缝隙,瞥见爷爷坐在地当中的凳子上,前面放着一盆水。大姑在旁边给爷爷擦着身子。  只是,这玻璃应该是好久没有擦了,模糊的很。  啐了口唾沫在手上,用手指沾着擦玻璃。虽然里面的是擦不到了,但是也清晰了不少。  应该是洗完了,爷爷站了起来。因为爷爷一直是背对着我,我竟没有发现爷爷是全裸的。  爷爷和大姑,这是父女关系吧。爸爸怎么能光着身子让女儿给洗澡呢?如果是生病在床还说得过去,但是爷爷这看起来很精神啊。  大姑,拿着手巾在爷爷胯部仔细的擦了擦。爷爷起身躺到炕上,头枕在窗户这边。  爷爷胖胖的,全身的皮肤都是褶皱,脸上的也是。而且,皮肤上到处都是那种或红或黑的斑斑点点,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老年斑吧。  他胯部的毛有些稀疏。但是,此时他的阴茎却是半勃起的。紫红色的龟头在空中晃动着,直指大姑。这绝不是作为父亲应该向女儿展示的东西,也不是作为父亲的阴茎在女儿面前应用有的状态。  难道——?想到这,我的心跳的更猛了!还不能下定论,继续看。也许,他们一直就是这样的呢。  爷爷说,「你也洗一下吧。」  「能行吗?他们回来怎么办?要不就别洗了?」,大姑好像担心着什么。  「没事。这不才走么?没这么快!」,爷爷不以为意的说,「我把门插上了。他们回来能听见。要不,你不放心就锁上。」  「那倒不用。好吧!」大姑说着,就开始解开上衣的纽扣。「老妹也嫁出去了。家里就剩下爹和老弟两个男人了。做饭什么的是指不上老弟了。哎!还得爹受罪。」  爷爷拿起身边的烟袋锅子,边装烟边说,「还好,你老妹小澜嫁的也不远,也能时长回来。倒是你,不能经常回来,让我想的闹心啊。要是心疼爹呢,就常回来。」  「我这不是回来了。能呆上几天。」,说着,大姑脱下了胸罩。  这时,大姑上半身裸露在空气中。虽然,大姑是爷爷的女儿,但是,这样当着面就脱衣服,也不背过身子去,毫不避讳的露出乳房,是不是有点不对啊?已将超出了父女应有的范围吧?  大姑的身材,穿着衣服时还是很苗条的。只是这般全裸着,没有胸罩的支撑,才发现乳房虽然丰满但是下垂的很严重。肚子上的赘肉很多,肚皮上满是想瓜皮一样的纹路,就像干瘪的气球。想想也是,毕竟是两个女儿的妈。  大姑转过身背对着窗户,把外裤和内裤一起退到腿部,露出浑圆白皙的屁股。她光着屁股坐上炕沿,把裤子脱下了,放在炕边。然后,光着身子,坐在水盆边上,擦洗着身子。  与她的上身不同,大姑的屁股白皙且富有弹性,浑圆的如桃子一般。腿上纤细,没有多余的赘肉。只是脚上有点发黑,可能是穿凉鞋的缘故吧。  「这小女儿结婚啊,倒是让我想起我结婚那时候了!」,爷爷吧嗒吧嗒的抽着烟,慢幽幽的说,「那时候苦啊,也没请几桌。就几个实在亲戚。」  爷爷长长的吐了一口烟,像是在回忆着什么?接着又说,「你和你妈还真像。你这后背和你妈结婚当晚背着我脱下衣服时一模一样。」  爷爷有些入迷的看着大姑的背影,看了好久。然后又说:「那时候,也没现在这么多的屋,就一间房。结婚当天咱们三口人,就挤在一个床上。」  「多亏了爹收留我们母女俩。要不然,说不定我们娘俩早饿死了。」,大姑转过头来说,「不过,爹说起结婚那天晚上。你们等我睡着了,才开始洞房。其实我没睡。」  「哦?」爷爷似乎来了兴致,「那时候,你没睡着?」  大姑张开双腿,擦拭着胯部。等了一会儿,说,「还记得你们做完,我妈下地去洗的时候,你干了什么?」  爷爷听了,饶有兴趣的说,「我干了什么啊?大闺女?」  「干了什么?你忘了?」大姑停下擦洗身子,回头,拧着眉毛,瞪了爷爷一样,「你伸进我的裤子里,就往里面摸。还把裤子拉下来,亲我那里。」  爷爷听了,呵呵的傻笑,「原来你真的没睡啊!那你怎么没有告诉你妈啊?」  大姑没有立刻回答,而是抬起头,似乎是在望着院子里的鸡鸭。「你们要结婚的时候,妈就对我说了好多。爹没有结过婚,而妈呢是二婚,而且是死了丈夫,被婆家赶出来的扫把星。爹能要我们就已经不易了。」  「爹要是对我们好,那是我们的福气,要是不好也是应该的。后爹和亲爹不一样。要是对我不好,不要怨恨,要努力讨好,毕竟人心是肉长的,会对我们好起来的。」  「母亲还说,她会越来越老,我会一天天长大的。爹要是有什么不规矩的,就忍忍。毕竟我们母女最无助的时候收留了我们。」  爷爷叹了口气说,「你妈她呀!想多了!我哪有看不起你们娘俩。我呢,也就是脾气不好点。有时候,吼你妈两句。要知道她走的那么早,就——哎!」爷爷的一袋烟抽没了,坐到炕沿,烟袋锅在炕沿上敲打着,磕掉烟灰。「幸亏有你。要不然,这些年,我都不知道怎么过。」  「没有我不也一样吗?爹除了我,不是还有两个闺女吗?」大姑好像是洗完了,端起盆准备出去倒水。冲着爷爷坏笑。  「去!和你已经有点过了,但起码不是我亲生的。我自己亲生的怎么能下得了手。还不如让我把下面切了呢!」爷爷有些不好意思的躺回来。又装了一袋烟。  倒水回来的大姑,也上炕躺着,和爷爷面对面。拿起火柴给爷爷点上烟。爷爷吧嗒吧嗒的抽起来。  爷爷刻意深吸了一口,由下而上的将烟雾喷在大姑身上。顿时,大姑身上云雾缭绕,宛如仙女一般。  云雾中探入一只苍老满布皱纹的手,摸上大姑的乳房。这只手从下托起下垂的乳房,将它攥在手里。拿捏着,把玩着。乳房在那只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。手用力时,乳房从指缝中溢出,倒像是乳房要将这只手吞噬一般。  大姑转身平躺着,闭着眼睛。这样更加方便爷爷玩弄她的乳房。揉一会这边的,再揉一会儿另一边的。两只乳房被揉捏的竟有些发红。  爷爷的手掌离开乳房,换做拇指、食指和中指三个手指拿捏着乳头。一会儿像把玩着豆子,让乳头在手指间扭动着。一会儿手指夹着乳头,将整个乳房提起。一会儿食指和中指夹着乳头,拇指在乳头上搓弄着。  这期间,大姑一直闭着眼睛。偶尔眼睫毛不自然的颤动一下。呼吸产生的胸口起伏越来越明显。渐渐地似乎鼻子已经无法满足呼吸的需求,大姑张开嘴喘息起来。  不知什么时候,大姑的手已经抓住爷爷的阴茎。而此时爷爷的阴茎,在大姑手里,完全的勃起了。龟头紫红的吓人,如小伞般。龟头中间的小嘴,大大的张开着,似乎饥渴着等待水的滋润。  这让我想起我的爸爸,他应该是得到了爷爷的遗传。而老叔怎么就那么小呢?没能得到这样的优点,可惜呀。  大姑缓慢的撸动着爷爷的阴茎。一会儿,阴茎上的血管渐渐清晰起来。如一条条蚯蚓盘踞在上面。感觉爷爷黝黑的阴茎比刚才更硬了。只是这硬度和我爸爸是没法比了,毕竟是老了。  爷爷的这一袋烟抽的很慢,但还是在揉奶的过程中抽完了。爷爷把烟袋锅子放在窗台上,坐起来,将嘴里的烟气吹到大姑神秘的胯间。顿时,那里云雾缭绕,当真神秘起来。  大姑大概是感觉到巨蟒从手中挣脱,她睁开眼,看到爷爷坐起来,就蜷起腿并大大的分开,就像打开的两扇大门,等待着客人的光临。  只可惜,大姑腿叉开的方向和我目光的方向是相同的,什么也看不见,有些可惜了。  「闺女真懂事!」,爷爷说着,翻身坐在大姑的腿间。凶悍的阴茎也消失在峡谷中。  「爹!咱们有些日子没做了,您慢点。您那个实在太大了!」大姑温柔而又恳求地说。  「又不是第一次做了,我知道的。闺女孝顺,爹也是心疼我大闺女的,放心吧。」,说着,爷爷一手一个搬起大姑的腿,扛在自己的肩上。  爷爷双手扶着大姑的腰,蜷在两侧的腿微微用力,臀部上下挪动几下,腰部用力一挺,两个人同时啊的一声。只是不同的,大姑的是一声娇喘,爷爷的则更像狮子的低吼。  两人配合的真默契,爷爷都没有用手去扶着自己的东西,甚至没有低头看一下,仅仅是腰部动了两下就一杆进洞,这技术是相当的娴熟。当然,也是对大姑下身相当的了解。  「大闺女下面都湿透了,我这一下子就全进来了。」,爷爷腰上用力,慢慢的抽动着。两只手在大姑的腰上和屁股上游走着,偶尔用力抓捏一下。  「还不是爹揉奶子揉的,哪禁得住爹这么弄的。爹要是在不上来,水都要流到屁眼上了。」,大姑温柔而妩媚的说。  「是不是女婿最近没怎么耕地呀?这地都涝的要发河了!」,爷爷笑着露出满是烟渍的牙齿。腰上猛地一用了,啪叽的一声拍水声。水确实好多。  「啊!——矿上搞安全生产,他又是负责人,几乎都是住在单位。就是回家,也是累的倒头就睡。我也确实——哎!」,大姑叹了口气,「他也是不容易,还不是为了我和孩子。忍着呗!」  「那倒是!」,爷爷点头,「他就是脾气不好点。还是很顾家的,对我也孝顺。」  「女婿没照顾好,我来替他心疼你!」,说着,爷爷搬起肩上的两条腿压到大姑的胸前,爷爷双手放在大姑肩头的两侧,胳膊伸直撑着身子。  「爹不害臊!啊!——」,大姑被爷爷压成月牙型,屁股高高的翘着。  这时,我算是能从侧面看到大姑的阴部了。那里已经乌黑。被水浸渍的,发着水淋淋的光。两片阴唇,像两片嘴唇紧紧地裹着爷爷的肉棒,仿佛那是甜美的棒棒糖。  最让我惊奇的是,两人的阴毛都已经湿透了,打着缕儿。大姑的屁股也有近一半上面都是水。爷爷的蛋蛋上也是水淋淋的。这水要有多少啊?  爷爷绷直了身子,腰部用力。阴茎随着腰部的起落,在大姑的小穴里进进出出着。每次仅留着龟头在里面。阴茎上的青筋在淫水的包裹下,更加的狰狞,就像一条黑鱼在吞噬着洞里的猎物。  「啊!——嗯!——嗯!哼!——爹!——嗯!——慢点!」,大姑娇喘着,面露担心的说,「爹!——你这样——腰又该——疼了!」  「还是——大闺女——最好,心疼爹——也就几下——过过瘾!你不也——好久没做了吗?」,说着,爷爷故意用力的插了两下。其中一次,爷爷拔出的力气过大,龟头都整个出来了,又全根没入,惹得大姑一声惊呼。  「爹!——你怎么跟小孩子一样胡闹!再这样,我可生气了!」,大姑噘着嘴说。然后,摸着爷爷的头,关心的说,「我也知道爹是憋坏了!但是,身体要紧啊。要是把腰弄伤了,还怎么做啊?是不是?」  「知道了!知道了!听闺女的就是了!」,说着,爷爷放下大姑的腿,自己趴在大姑的身上。下体缓慢的起伏着。「是这样吗?闺女?」  可惜了!他们这样躺回去,我就看不到他们交合的地方了!哎!  「嗯!爹!——闺女知道爹不容易——我尽量多回来——嗯!」,大姑的嘴被爷爷封上了。一老一少,两人温情脉脉的吻着。  大姑的手搂上爷爷,在爷爷宽大的后背上摸索着。可能是吻得动情,双腿也没有闲着,盘上爷爷的腰。看起来大姑就像个树懒。  吻了一会儿,爷爷抬起了头来,喘着气,「还真是年纪大了,这就喘气了。」  大姑抹去嘴角的口水,「爹都是当爷爷的人了。还当自己是年轻的时候啊!」  「是啊!你的二女儿都10多岁了!我能不老吗?!」,爷爷低头亲了一下大姑,「还记得你没出嫁那会儿!也是这儿。我们一天晚上就做了好几次。现在是不行了。做一次就得软半天。」  「爹还好意思说。妈怀孕,爹就拿我顶替。妈也是,居然就默认了。谁让我们娘俩欠你的。」说着,大姑叹了口气。  「你妈是个好女人,要不是她许可,我敢么?可惜了——」说到这爷爷也是叹了口气。  之后,他们就没有说什么。可能是话题引得太沉重吧。  猛地,爷爷有些激动,又把大姑的腿抬起来压在胸口,阴茎快速的抽擦着。双手紧紧的抓着双乳。最后,狠狠地顶进去,屁股一抖一抖的。  大姑主动抬起头,吻上爷爷。等爷爷拔出阴茎,躺回到大姑身边时,大姑说,「爹!这会舒服了吧?」  爷爷长出了口去,说,「嗯!舒服了!就是这腰啊!得休息休息了!」  说的,大姑扑哧一乐,「爹真是的!」  大姑在炕边的衣服里找出爷爷和她自己的内裤,给爷爷和她自己擦拭下体。然后穿上衣服,下地,把内服放在盆里开始洗内裤。  后面,应该是没有什么看头了。他们也应该是完事了。  于是,我绕回正面。打开大门进去。和大姑、爷爷打声招呼,就去睡觉了。  在梦里,我梦见大姑没有穿内裤站在我面前……  当我醒来时,大姑真的在我身边。躺在我对面,面对着我,沉沉的睡着。我的右手就在大姑的乳房上。上衣也被撩了起来,大半的乳房都露在外面。  我不是在做梦吧?我动了动右手,上面传来的触感是那么的真实。  大姑的乳房很大,但是下垂的厉害。我要是往大姑那边再移一下脑袋,张嘴就可以含住大姑的乳头。想到这,我的心就砰砰的跳起来。  我竟找着了魔一样,真的把嘴凑上去,含住了大姑的乳头。舌头抵住乳头,感受着上面的小凸起。               (待续)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